收藏本站( Ctrl+D )
当前位置:鲤鱼乡腐书网>穿越架空>笼中燕> 笼中燕 第77节

笼中燕 第77节

“他要皇位,我给他便是。”

苏燕愣愣地看着他:“你不处置阿瑾了吗?那你……你要做太上皇?”

“让我跟你走”,他倾身抱住苏燕,她下意识拍了拍他的后背。“你留在我身边……燕娘,你说句好,我们便离开。”

苏燕一时惊愕,不知如何回答他的话,只好说:“你是说真的吗?你不做皇帝了?”

“只要你说好,我不会处置太子。”

她瞧了眼徐墨怀,突然又觉得他可怜,如今连儿子都要杀了他,思量片刻还是点了点头,说道:“阿瑾日后会想开的,我会好好同他说清楚,不能让他铸下大错……”

徐墨怀听着她喋喋不休,一颗心宛如漂泊了许久,终于找到了能让他停泊的地方。

——

徐墨怀雷厉风行地安排好了所有事宜,朝中也留下了辅佐徐成瑾的人,孟鹤之与一众臣子在紫宸殿叹了一个时辰的气,还是没能扭转徐墨怀的决心。

徐成瑾甚至做好了被软禁一辈子,甚至是死在东宫的准备,却不成想徐墨怀轻而易举地放过了他,反而还自愿退位,将皇位交到他的手上。

临走去洛阳的那一日,徐成瑾看到徐墨怀和苏燕的马车,心底忽然漫起一股茫然无措来。徐墨怀忽然要走,他在宫里便没了亲人,似乎想要的都要有了,可他却觉得高兴不起来。

苏燕从马车上跳下去,抱了抱徐成瑾,无奈道:“阿瑾,你去和他认个错吧。”

徐成瑾与徐墨怀有着同样的傲慢,从不肯轻易低头,徐墨怀没有出来看他一眼,他也不肯走过去。

一直等马车走出一段距离,眼看着就要不见了,他又忽然骑着马追上去,朝着马车里说了句:“父皇阿娘,一路上多保重,等儿臣去洛阳看你们。”

这已经是他委婉地示软了,徐墨怀听见后冷嗤一声,语气里不见丁点起伏。“知道了。”

他还肯同徐成瑾说话,已经是给足了苏燕面子。

等徐成瑾走了,徐墨怀才强调道:“跟你出去住也可以,但我不会去陪你种地放牛,更不会去喂鸡砍柴。”

苏燕没好气道:“我种地放牛是为了生计,不是因为喜欢做这些事,倘若能吃好住好,我何苦要去辛苦劳作,你在胡思乱想些什么?”

徐墨怀面色有些难堪,半晌没有说话。

苏燕掀开帘子去看沿途的景色,连绵的青山上缭绕着雨后的云雾,时不时有飞鸟掠过,连空气里都泛着潮湿的泥土气味儿。

似乎一切都在变得更好。

“燕娘”,徐墨怀突然出声。“你如今可还后悔?”

他没有说明,苏燕却立刻听懂了他的意思。

她看着远山,眉目舒展着,并未回头看他,只说:“有些事最好不问。”

他侧目越过苏燕,去看窗外的好风光。

亦如很多年前,苏燕把受伤的他扛起来,他躺在黄牛背上,一只眼睛还糊着干涸的血,睁眼看到的却是烟络横林的景致,和从视线中一晃而过的粉色衣角。

“至少如今你还在,你会陪着我。”他应该知足才是。

苏燕轻笑了一声,语气略显无奈:“也只能如此。”

他们只能纠缠到死,永不相配,永不放手。

作者有话要说:  正文完结

感谢一路看到这里的读者,为不足和大家道歉。希望大家生活美满,万事顺遂,能有更多值得开心的事发生

上一章 目录 没有了

鲤鱼乡腐书网 legarstone.com 地图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