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Ctrl+D )
当前位置:鲤鱼乡腐书网>穿越架空>我把空间上交了> 我把空间上交了 第80节

我把空间上交了 第80节

“对不起小小,爷爷再带你去别的地方玩好吗?”

对于搞砸了这件事,许寻光非常地愧疚,他对着怀里的孙女道歉。

现在这里只能放弃了,否则一旦被人知道他在这里,很有可能引来一些不好的人。

许欢喜却被困在这具身体的脑海里,眼睁睁的看着这具身体举手将怀里的东西丢了出去,砸在了前头的司机身上。

那是她抱着的玩偶。

她开始在许寻光怀里挣扎并攻击他,甚至开始伤害自己。

她的举动立刻引起了许寻光的警觉,看到情绪和平日里完全不同的孙女,他连忙让司机开车回家,并叫来了卢德阳。

结果,虽然讨厌医生但平时对卢德阳只是无视的许寻光极为抗拒,甚至将他拿出来的书全部都撕毁了。

他们完全没有想到,许欢喜的病情才好了一天就开始恶化起来,许寻光悔不当初。

他觉得就是因为自己没有做好保护措施,才会让孙女一下子接触这么多人。

主宰通过监视看到这一幕,这才满意的离开了。

这个监控室里面有成千上百个星球的监控屏,主宰早就已经监督腻了,但他又喜欢看到这些世界人们绝望的面庞,所以他现在只需要等到验收结果的那天过来看就行。

在许欢喜脑海里,两串数据正在交融挣扎。

x被困在角落,看着原本以为是和她一起的数据操纵着这个身体,又变成了当初她看到的红色数据,突然意识到她好像才是那个病毒。

她们不是共生关系,而是寄生关系。

此刻的x被一层厚厚的防护盾给包围住,使得她无法再和寄生的数据联系。

x不甘心被困住,她要同化这串数据,于是她猛地窜了上去。

正在发泄着的许欢喜在这时停顿了一下,随后立刻就被人给控制住了。

时间很快的过去了,一晃就过去了12年。

许欢喜16岁了。

在这12年里,许欢喜病情越来越严重,已经变成了见人就打甚至自残的地步。

她像是一个不好情绪的集合体,暴躁,凶残。

小的时候许家人试图让她接触外面的世界,但是发现当她接触外面世界之后,这些情绪更严重、更充沛的时候,就放弃了这种想法。

但是许家人并没有因为这个孩子性格和身体上有缺陷而放弃她,而是耐心的去教导,让她学会理解这个世界。

他们痛苦地发现这个孩子身上的天赋。

许欢喜在生物上有着无与伦比的天赋,当她表现出对生物的兴趣时,许家人欣喜万分,并给她找来了老师。

他们完全不知道在这个孩子的身体里住着什么样的恶魔,她所展现出来的天赋只是为了她未来能够合理地毁灭这个世界,毫不知情的许家人给她最好的学习环境和实验室。

但不在学习时间内,她就会展露出暴躁的一面。

他的老师非常遗憾且带着一种恐惧的心情对许家人说:“如果再让这个孩子学下去,很有可能造成可怕的后果。”

他见识到了这个孩子在这上面可怕的天赋以及她完全没有怜悯良知的心。

她对待实验体的态度,让人不寒而栗。

许家人因此将小女儿控制在家中,不再让她接触化学物品,苦思冥想地想办法让她成为一个较为正常的人。

作为一个数据的“许欢喜”自然不明白,它的程序里面设定了这些性格,于是它只懂得执行。

但被它困在了数据中的x却隔空吸收了这些知识,每当这个身体做错了事情,许寻光就会对她进行一次“教训”。

这个时候,x就会停下攻破防护盾的行为,仔细地听。

她的数据里显示人类拥有极其丰富的情绪,对一切都很陌生的x对这些情绪非常的感兴趣,因为这些情绪数据是不可能拥有的。

她猜测就是因为人类与机器的不同,才会引来它们。

这12年来,x并没有放弃过攻破这个防护盾,她试图让小巧的自己钻入这些防护盾中的数据,一点一点的侵入它们的代码,修改程序。

偶尔有时候,她也会重新的掌控这具身体。

然而这个防护盾对她来说是个庞然大物,每次一攻破一端,就会有新的数据补上。

如此难缠的数据耗费了她整整十二年。

而如今,她马上就可以攻破这个防护盾了。

看着眼前脆弱如一层薄纸的防护盾,她狠狠地咬了上去。

“小小,来吃饭了。”

林婉淞推开了门,十二年的时间在她脸上没有留下一点儿的痕迹,依旧年轻,但她的眼里都是疲倦和悲伤。

她打开门看着呆坐在床上的女儿,自从他们禁止她去实验室之后,最近的小女儿都是一脸呆滞的待在一个地方一动不动。

许欢喜没有反应,林婉淞只好上前去牵起女儿的手,看到她没有神采的眼睛,心里又是一痛。

她倒是想让女儿去实验室,可是她的公公明令禁止了不让小女儿出去。

她没有办法,她的女儿情况如此特殊,一旦出了什么事,他们都承受不了。

12年前发生的事情让许寻光一直生活在愧疚之中,他老了不少。

如今他已经不再是元首,而是退休在家中专门教导子女的普通老人。

林婉淞牵着女儿走出房间,这时候的小女儿很乖巧又听话,不会表露出抗拒的一面。

她乖乖地坐在椅子上,机械地吃着妈妈给她喂的饭菜。

许寻光坐在一旁看到这一幕,又忍不住老泪纵横。

许沐泽正好是这个时候回来的。

今年的他已经30多岁了,正值青壮年,因为家里的缘故,他考上了军校并参加了军队,如今已经是个少将军衔。

他看着流泪的爷爷,上前拍了拍他的后背,无声地给予安慰。

等到妈妈给妹妹喂完了饭,他上前蹲在妹妹的面前,柔声说道:“小小,哥哥带你去实验室好不好?”

实验室自然不是真的实验室。

因为妹妹抗拒医院,他们每每都会用这个由头骗她出去。

只不过这次妹妹不再搭理他,就像失去了灵魂的傀儡。

但如果强行让她离开,只会加重她的病情。

于是许沐泽用最大的耐心去安抚妹妹,柔声相劝。

而此刻,在许欢喜的身体里,正在进行着最后的决战。

那顽固的数据,在x的攻击下仍然奋力抵抗,它们像猫和老鼠一样进行着追逐。

那数据终于明白,这个被它困了12年的病毒是多么的难缠,但是它的预警却没有被主脑收到,而眼下它马上就要被这个病毒给吞噬了。

就在这个时候,它突然感受到了这个世界另外一束数据的存在。

是主宰的本源。

它来不及想为什么这个世界上会有第2个和它一样的数据。

看着马上就要给它最后一击的x,而自己已经没有办法抵抗了,数据放弃了挣扎,将自己的坐标用最后的力气传了出去。

在它数据发出的同时,x追上了它,并将端口狠狠地击破了它的核心数据,最后将它同化。

而在现实世界中,一直对许沐泽的话没有反应的许欢喜,重新抬起了头。

她的眼睛逐渐变得有神,看着眼前的许沐泽,张嘴发出了她几年来的第一声。

“去医院。”

经历了人类世界12年熏陶的x,知道了一件事情。

疾病是需要治疗的。

上一章 目录 没有了

鲤鱼乡腐书网 legarstone.com 地图 导航